Lifestyle

B站董事長兼CEO陳睿:B站泛知識內容播放佔比達45%

6月3日,第九屆中國網絡視聽大會在成都開幕。在論壇上,嗶哩嗶哩(以下簡稱“B站”)董事長兼CEO陳睿表示,B站成長的過程,就是不斷尋找視頻新增量的過程,隨着技術的進步和視頻的普及,越來越多的內容和服務在未來將會被視頻所承載,互聯網視頻在未來也會出現更多的新增量。

大會最新發布的《2021中國網絡視聽發展研究報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中國網絡視聽用戶規模達9.44億,多達95.4%的網民都是網絡視聽用戶。從“看”到“拍”,視頻逐漸成為網民的表達工具。

陳睿表示,可以用四個詞形容B站的UP主:年輕、有才華、有創意、正能量;B站有91%的視頻播放量來源於PUGV(Professional User Generated Video,專業用戶創作視頻),其中泛知識內容視頻播放量佔比達45%。

據其透露,在今年五月,有超過7855萬用戶在B站學習,占月活用戶的約35%。

以下為陳睿演講實錄:

各位領導,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

很高興又來到這裏,因為我本身就是成都人,所以每次回來都倍感親切。今年是我第六次站在視聽大會的台上,每次我都會講一講B站有趣的內容,講講B站的發展。今年,我也打算講一講B站有哪些新的內容,用戶有哪些新的需求。

我們第一季度的財報公布了現在的月活用戶是2.23億,其中35歲及以下的月活用戶比重是超86%,新增用戶的平均年齡是20.2歲。從這個數據上看,B站是最年輕、有活力的綜合性視頻社區。

說到活力,就不得不提到UP主和UP主創造的視頻作品,今天我也給大家講一講過去一年有哪些有代表性的創作。

比如說這個視頻我相信很多朋友應該看過,它的UP主叫“才疏學淺的才淺”,但是這個UP主一點沒有才疏學淺,是非常有才華的。他用20萬元買了500克黃金,花了15天時間,用手工錘一錘一錘地敲出了三星堆出土的黃金面具,整個的過程被他視頻記錄了下來。這個視頻是個爆款,在B站的播放是800多萬次,而且被《人民日報》、央視新聞等41家主流媒體轉載,全網播放次有幾千萬次,而且在學習強國上的播放數是607萬次,是一個真正出圈的作品。不僅播放量高,這個作品也確實起到了傳播中國傳統文化和中國歷史文物的作用,這個UP主被央視採訪,也被三星堆科研人員、中科院的人採訪,總之我認為是形成了一個非常好的、宣傳傳統文化的效應。

這個視頻我相信很多人也應該看過,這個UP主是一個15歲的深圳的初中生叫“Vicky宣宣”,她是原創音樂人,她的音樂就是用她的手機創作的。她的創作非常質樸,但確實很有才華,這個視頻是一段旋律怎麼變成一首歌,是她在上數學課的時候忽然腦子里出現一段旋律,她放學后把旋律譜了歌,還作了詞,最後做成了視頻。這個視頻在B站上播放超過1000萬次,在其他平台上也有廣泛的轉發,我第一次看到這個視頻不是在B站,我是在嗶哩嗶哩的視頻號上看到有很多朋友都在轉這個視頻。

第三個我要介紹的,是一個遊戲UP主。他在《我的世界》的遊戲里用1萬5千個像素級的小方塊,耗時13個小時,一塊一塊地拼出了袁隆平的畫像,這是為了紀念袁隆平的逝世。這個視頻發到B站以後,大家可以看到剛才的彈幕,所有的彈幕全都是“袁爺爺一路走好”,這也體現出了年輕人對於科學家的紀念和尊重。

這位UP主我相信很多人很喜歡他,他叫何同學,他是北京郵電大學大四的一名學生,這個視頻是他今年發到B站上面的,是他視頻對話蘋果CEO。大家覺得這兩個人好像離得很遠,一個是中國的普通大學生,一個是蘋果的CEO,但是這一老一少在視頻裏面交流。很多用戶看了覺得何同學發達了,很有排面,但是我覺得這不是何同學發達了,其實反映的是蘋果對中國市場的重視,蘋果希望向中國的用戶表達善意,最簡單的一個方式就是用這樣一種民間對話的方式來做。這個何同學我很推薦,我認為他是中國最做數碼產品評測最好的視頻創作者之一。

這位是我個人很喜歡的一位UP主“沙盤上的戰爭”,他用沙盤軟件去模擬經典的戰爭,其中我認為他做得特別好的視頻是紅軍長征過程中四渡赤水、巧渡金沙,這個過程被他完全用沙盤模擬的方式還原了回來。我是一天晚上把他的視頻全部看了,當時看了這個視頻之後,所有人都會覺得毛主席真的是厲害,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黨史教材,也是一個非常好的愛國主義教材。

這位UP主是我非常欽佩的一位UP主,他是一個消防戰士,但是在一次任務中,因公負傷,高位截癱,這就是他平時生活的一個現狀,他只能躺在床上,他只能說話,因為他頸部以下全部都癱瘓了。但是,他在癱瘓以後通過自學獲得了心理諮詢師的認證,然後他就開始在B站上面做視頻。大家可以看到他的面前,除了擺着一個攝像機之外,他還可以用嘴去觸碰手機,然後他也是一個遊戲UP主,他用嘴打遊戲,我覺得很多年輕人看了他的例子之後就知道什麼是堅強。在我小時候我會看張海迪的案例,我是一個70后,但是對於現在的95后和00后,他們也能看到同樣的現象。我覺得我們不要認為現在的年輕人不如當年那麼能吃苦,不如當年那麼堅強,我認為堅強的人在每一代人裏面都有,重要的是我們要怎麼把他展現出來,展現在觀眾的面前。

我剛才舉了一系列B站UP主的案例,我覺得可以用四個詞來形容B站的UP主,那就是年輕、有才華、有創意、正能量,正是這些年輕的有才華的UP主們創作出大量的優秀的作品,撐起了B站生機勃勃的一個內容的生態,我們現在平均每個月活躍的UP主是220萬,他們每個月創作的視頻是770萬。B站91%的視頻播放量來源於UP主原創和自製的內容。

說到正能量,我一直認為一個平台如果要做長期的運營,它的導向一定得是正向的,一定得是正能量的,B站一直在正能量的宣傳道路上走。

比如說,我們今年拜年紀的活動上,有一個UP主做的原創動畫短片內容《我的祖國》,在B站上的播放是121萬次,相信很多人看了,非常的感人,用上甘嶺的《我的祖國》的旋律,用動畫講述了一家人的故事。

《那年那兔那些事》肯定很多人都知道,《那兔》在B站上的播放還是挺多的,到現在為止是全網播放數超過6億,這個動畫片的影響力很大,包括去年邊境犧牲的烈士肖思遠,他的微信頭像就是“那兔”,這也說明了這個動畫片對於年輕一代人的影響,因為肖思遠也是一個95後年輕人。

我們在紀錄片方面,也是從2016年開始就在投入,其中很多紀錄片也是得到了觀眾以及行業的評定,我們做的紀錄片《小小少年》是入圍了第27屆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最佳系列紀錄片”,《但是還有書籍》獲得了去年中國電視金鷹獎的“最佳電視紀錄片獎”。

而且,我們去年有8部作品獲得了總局年度優秀網絡視聽作品評選的獎項,其中《在武漢》,我跟大家也曾經推薦過,它是第一部在武漢實拍反映抗疫的紀錄片。

綜藝方面,我們現在也做了一些小小的嘗試,比如說“最美的夜”這個晚會,今年我們辦了第二屆,直播人氣峰值突破2.5萬億,播放數破億次。這個晚會我們的觀眾比較喜歡,因為它確確實實是為年輕人準備的一個晚會,我們也希望通過這個過程積累自身製作內容的經驗。

去年,我們在五四青年節發布了一個視頻《後浪》引起了很大的反響,今年我們又繼續發布了一個視頻《我不想做這樣的人》。來自中國955位初中生寫下對於未來的思考,通過他們自己講述自己理想的方式做的一個視頻,這個視頻在今年五四青年節還是挺受歡迎的,無論是年輕人,還是年紀稍微大一些的,全網的播放數超過6700萬次,其中在學習強國的播放是952萬次,這讓我們挺意外的。最開始我們跟學習強國開展合作的時候,學習強國的總編輯說,我們兩個平台非常互補,B站超過86%的月活用戶是35歲及以下的人,學習強國有可能是一半以上的用戶在35歲以上,所以我們兩邊的內容是很好的互補,這個短片也說明了正能量的、好的內容,是不分年齡的。

我們在這兩年還在致力做的一件事是把中國的原創動畫推向世界,在過去三年我們出品和投資了100多部國產動畫,其中有一些精品內容我們嘗試在海外進行推廣,效果非常好,比如說《靈籠》,《靈籠》我認為有可能是製作最好的3D動畫之一,在海外這個科幻題材也是非常受重視,我們現在是把它往歐美在做推廣。

其實有朋友一直在問我,他說B站的用戶漲得很快,內容很多,但你們的內容主要是哪些?我也想借這個機會講講B站的內容包括哪些部分。

首先,我們是一個全場景的綜合性視頻平台,有人說,B站是不是短視頻平台?我說不是,因為我們有大量的內容是20分鐘、30分鐘以上的,那我們是不是長視頻平台?也不是,我們有很多幾分鐘的內容。所以,我們是包括PUGV、OGV、專業內容、直播、短視頻,都有。在播放場景上,也包括手機、電視、PC、車載應用等場景。

而且,從視頻品類的角度看,我們的品類比較寬,有7000多個內容品類。視頻中有91%的內容是由UP主創作的,UP主創作的視頻內容我們稱為PUGV,其中有45%屬於泛知識類的內容,就是與知識相關的一些內容。這個現象很有意思,很多人以前開玩笑說B站是學習平台,其實從統計數據來看,B站確實是一個學習平台。從B站今年5月份的數據上來看,有超過7855萬的用戶在B站學習。而且B站上的學習內容是非常豐富的,無論是歷史的、物理的、生物的,包括健康的、情感的都可以在B站上找到。

從B站的用戶結構來看,普遍的來說,有着好的教育條件、較好的大學背景的用戶佔比很大。在大學中,我們的用戶滲透率非常高,我們專門做過統計調研,在中國的985和211的大學裏面,B站的滲透率是82%,大部分的中國大學生都是我們B站的用戶。

為什麼知識類的視頻這麼受歡迎?過去所有的知識我們都是記錄在書本上的,但是大家應該知道,視頻比起書本來說它對於知識的傳播更友好、更高效,所以我認為,所有書本上的知識都可以通過視頻再次傳播。比如說我是一個物理的愛好者,其實我對廣義相對論一直特別感興趣,但是我真正地把廣義相對論弄懂是看B站的視頻,因為當它有3D的演示、有圖文並茂的講解之後,很多看起來比較深奧的知識就更容易理解了。

在B站上,很多UP主在售賣專業課程。我們2019年10月份上線了課程功能之後,大家發現B站上賣得比較多的課程跟其他平台不太一樣,其中賣得最好的,是UP主沈逸老師的課程。沈逸老師是復旦大學的教授,他的《白宮裡的主角們》售出141230套;羅翔老師的刑法課程也賣出了49000套;戴建業老師的《高能詩詞課》也是賣得很好。這跟其他的平台不一樣,比如說有一個平台,我發現它賣得最好的課是《如何做一個不焦慮的家長》,相較來說,B站的課程更學術一些。

總結下來,我認為B站在過去幾年成長的過程,其實是不斷地尋找視頻增量的過程。B站做的一些領域,一開始看起來是比較小眾的領域,但是因為視頻化是大潮流,這些領域做着做着,就發現它們其實是一個普遍的需求,只是過去沒有被挖掘出來而已。我認為,隨着技術的進步、視頻的普及,越來越多的內容和服務在未來將會被視頻所承載,所以,我也認為互聯網視頻在未來會出現更多的新增量,我很看好互聯網視頻這個領域,希望能夠和同行們,一起促進這個行業的快速、健康發展。

,陳睿,b站,嗶哩嗶哩,短視頻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