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這場特斯拉致命車禍震驚世界,後來才知道我們都被騙了

6月21日消息,美國當地時間2021年4月17日,一輛特斯拉Model S在得克薩斯州發生致命車禍,導致兩人喪生。事故發生后,大量錯誤信息甚至是虛假信息泛濫成災,導致特斯拉陷入其中無法自拔,普通公眾對此不知所措。直到最近,有關車禍的真相才逐漸浮出水面。

圖1

事故發生幾個小時后,一則大膽的聲明在主流媒體上流傳開來:又一輛特斯拉發生了致命車禍,奪走了兩名得州居民的生命。面對記者的詢問,哈里斯縣急於澄清這起車禍的緣由。治安官馬克·赫爾曼(Mark Herman)分享了一條令人驚訝而又大膽的聲明:Model S發生車禍時,駕駛座上根本沒有人。

赫爾曼說:“警方百分之百確定撞車時駕駛座上沒有人駕駛。我們的調查人員訓練有素,專門負責處理撞車事故。我們還派人還原了現場,他們相信,僅從撞擊后屍體的位置就知道,當時沒有人駕駛那輛車。”他還指出,控制這輛電動汽車的火勢就用了四個多小時。

自那以後,這一聲明以及隨後諸多相關信息都被證明是錯誤的。如今,這場關於特斯拉車禍、相關方發表倉促聲明已經成為值得關注的案例,幫助研究真相如何被忽視,以及對電動汽車的普遍無知如何會導致大量錯誤信息瘋傳的完美風暴。

車禍發生

要完整地了解這個故事,我們必須回到2021年4月17日那個決定命運的夜晚。當時兩名男子,即一名59歲的特斯拉車主和69歲乘客,在駕車行駛約168米后拐彎離開道路,駛過路緣,撞上排水渠和凸起的沙井,最後撞上了大樹。這輛車在撞車後起火。

圖2:特斯拉Model S在得州發生車禍的地點

與特斯拉的其他撞車事故一樣,得州Model S車禍立即引起了全球媒體的關注。正是在最初的媒體關注中,治安官赫爾曼指出,調查人員百分之百確定撞車時Model S沒有人駕駛。這一聲明對許多媒體來說都有莫大吸引力,《紐約郵報》等媒體甚至發文,指出該車在撞車時司機輔助駕駛系統Autopilot正處於激活狀態。值得注意的是,赫爾曼從未提到Autopilot,儘管其聲稱駕駛座上沒有人的聲明不禁讓人產生聯想。

很快,就連《消費者報告》(Consumer Reports)這樣的組織也加入了這場爭鬥,它們證明Autopilot確實可以被“愚弄”,在沒有人坐在駕駛座上的情況下自動駕駛汽車。《消費者報告》的測試很容易讓人信服,它向觀眾展示了到底需要做些什麼才能擊敗Autopilot的安全措施。

這一噱頭也吸引了大量媒體關注,這時車禍事件的基調已經被設定,即特斯拉汽車可以在沒有司機的情況下自動駕駛,Autopilot可以殺人。這是個令人不寒而栗的想法,但這個想法似乎得到了福特首席執行官吉姆·法利(Jim Farley)的有意支持,法利在他的個人推特頁面上分享了《消費者報告》的Autopilot失靈測試。

謊言裂縫

然而,這並非意味着圍繞得州致命車禍的敘述完美無缺。就在車禍發生幾天後,伍德蘭茲鎮消防隊隊長帕爾默·巴克(Palmer Buck)聲稱,與許多媒體的報道相反,這輛Model S起火時間不到四個小時。他還表示,消防員沒有打電話給特斯拉尋求幫助,他也不知道有任何熱線電話詢問如何控制電池起火。

更有趣的是,就連赫爾曼本人後來似乎也不太確定他給出的信息是否正確。他在一份聲明中指出,調查人員“幾乎99.9%確定”這輛特斯拉汽車的駕駛座上沒有人。儘管赫爾曼稱,他們已經對特斯拉執行了搜查令,以確保獲得有關這起悲慘事件的數據,但許多事實仍無法澄清。與此同時,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在推特上表示,到目前為止,數據記錄显示,車禍發生時這輛車上的Autopilot並未被激活。

特斯拉的網絡社區開始介入了解情況,因為當時似乎到處都是不利於特斯拉的跡象。有媒體報道稱:“有些特斯拉車主沒有等待調查這起車禍的兩個不同聯邦機構公布調查結果,而是採取了陰謀論者和業餘互聯網偵探通常的行動,他們顯然懷疑圍繞車禍的基本事實陳述。”

在特斯拉2021年第一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有關最初“Autopilot引發車禍”的說法出現了更多裂痕。特斯拉負責車輛工程的副總裁拉爾斯·莫拉維(Lars Moravy)表示,該公司已經與調查人員進行了測試,他們已經確定Autosteer不能在該地區工作。他還表示,從車主家到車禍發生地點的距離來看,Model S在使用自適應巡航控制系統之前,只會加速到每小時48公里的速度。這無疑是對這一事件的澄清,但就像許多事實一樣,這也被忽略了。

在財報電話會議結束后不久,CBS刊文稱,在得州導致2人死亡的撞車事件中,至少有一項特斯拉Autopilot功能處於激活狀態。這絕對是個能吸引相當多眼球的描述,只是其中有個問題,那就是這篇文章的整個前提都是錯誤的。雪上加霜的是,得州眾議員凱文·布雷迪(Kevin Brady)在推特上分享了CBS的這篇文章,並指出:“特斯拉和馬斯克很早就聲稱,伍德蘭茲車禍涉及Autopilot,我們需要答案。”

草根運動

在這個錯誤信息充斥着媒體的世界,媒體可能會發表不夠準確的報道,而公民新聞則有可能成為理性的聲音。在特斯拉得克薩斯州的撞車事故中,情況就是這樣。在許多普通人、電動汽車倡導者和太空愛好者的努力下,最終幫助將關於這起車禍的正確信息公之於眾。

車禍發生幾天後,在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NTSB)發布初步報告的幾周前,得州SpaceX粉絲@GoGundam1對治安官赫爾曼宣布他百分之百確定這輛Model S的駕駛座上沒有人產生懷疑。@GoGundam1熟悉馬斯克的公司,也對特斯拉及其產品了如指掌。他對正在形成的明顯虛假敘述感到惱火,為此試圖了解真相。

公民線人收集的信息表明,到4月22日,赫爾曼的辦公室已經掌握了與最初提交給媒體的敘述直接矛盾的視頻證據。線人也表示,治安官辦公室打算盡可能長時間地隱瞞這些信息。

有關特斯拉得州撞車事故的相關信息,無論多麼有價值,如果沒有引起相關權威機構的注意,幾乎是無用的。因此,在收集到信息后,@GoGundam1決定向特斯拉社區的成員尋求幫助。這是一項具有挑戰性的任務,但最終,長期支持特斯拉的@LordPente決定伸出援手。在向特斯拉社區的其他成員發送了大量信息后,@LordPente似乎找到了突破口。他向NTSB發送了一份報告,透露了治安官辦公室存在的額外視頻證據。

圖3:發生車禍的特斯拉Model S殘骸

謠言被揭穿

2021年5月10日,NTSB發布了關於特斯拉Model S得州致命車禍的初步報告。報告指出:“車主家庭安全攝像頭拍攝的鏡頭显示,車主進入了汽車駕駛座,乘客也進入了前排乘客座位。”NTSB還指出,在車禍發生地點對其他類似車輛進行的測試显示,Autopilot不能在該地區使用。當然,調查仍在進行中,但根據NTSB到目前為止公布的情況显示,似乎Autopilot與這起事故無關。

NTSB報告中的調查結果幾乎證實了馬斯克和特斯拉支持者的觀點,這可能會讓諸如VICE這樣的媒體感到失望,但事實證明,許多特斯拉偵探在網上表現出的陰謀論者式的行為被證明是合理的。確實有錯誤的信息在四處流傳,如果不是幾個人的努力,關於這起事件的相關信息可能不會及時提交給特斯拉或NTSB。

有趣的是,哈里斯縣治安官赫爾曼目前仍保持沉默。媒體試圖通過电子郵件聯繫他的辦公室,但沒有成功。至少目前來看,這位治安官似乎還沒有對他最初和現在被揭穿的關於這起車禍的聲明發表更正或收回聲明。得州眾議員凱文·布雷迪(Kevin Brady)等個人也沒有承認犯了錯誤。

錯誤信息如何變成事實?

特斯拉是由非傳統高管領導的非傳統公司,這讓它很容易成為錯誤信息的受害者。得克薩斯州車禍就是個很好的例子,但這隻是關於該公司無數不準確報道中的冰山一角。馬斯克本人似乎已經放棄了與主流媒體打交道的意願,據稱他去年取消了特斯拉的公關部門。當然,這在很大程度上打開了更多錯誤信息(甚至虛假信息)的大門,讓普通公眾更難以了解真相。

為了獲得關於錯誤信息如何被傳播和被普通民眾接受的專業見解,記者聯繫了拉斯維加斯大學心理學教授斯蒂芬·本寧(Stephen Benning)。本寧教授解釋說,人類傾向於有一種所謂的錨定偏見。在這種偏見中,用來做出判斷的第一個信息會產生關鍵影響。

雖然錨定偏見通常被考慮在数字判斷中(比如對某物價值的估計),但當人們聽到關於發生了什麼事的首次報道時,它也可能會發揮作用。最值得注意的是,如果發生特斯拉致命車禍這樣的熱點事件,最初的信息可能會留在人們的腦海中,並讓他們形成先入為主的想法。

本寧教授還稱:“因為最初的報告讓人們產生了先入為主的想法,所以額外的信息必須與既定的信念相權衡。人們可能還有額外的偏見在起作用,比如錨定偏見會過濾掉與之前想法不一致的信息。這就好像人們設置了過濾器來幫助自己保持信仰的一致性,而不太注重事實本身。最初的車禍報告也可能比隨後調查的、更枯燥的細節更生動,更容易讓人相信。”

內華達大學傳播學助理教授艾瑪·弗朗西斯·布盧姆菲爾德(Emma Frances Bloomfield)擅長打擊虛假信息。她解釋說,錯誤信息和虛假信息傳播得非常快,因為它們往往更具說服力和吸引力,同時也證實了受眾的錨定偏見。這使得州撞車事故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了一場完美風暴,因為它是個引人注目的熱門事件,也迎合了對特斯拉及其Autopilot系統的偏見。不幸的是,一旦出現錯誤信息,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才能讓真相水落石出。

布盧姆菲爾德說:“為了糾正錯誤信息,人們可以創造更完整的故事來取代不正確的故事,藉助值得信賴的權威人物來傳遞正確信息,並且在更正時不重複錯誤信息。你還可以強調準確信息的重要性,以便在未來做出最佳決策,並強調這些更改可能如何使受眾或消費者受益。此外,要及早糾正錯誤信息,以免造成無法挽回的影響。”

特斯拉不會輸?

本寧教授和布盧姆菲爾德強調,錯誤信息一旦被認定為事實,就很難再被糾正過來。而要想讓謊言變得更真實,它必須不斷地重複。得州車禍事件證明了這一點。儘管這起事件不是從謊言開始的,而是從為時過早的、粗心大意的聲明開始的,但很容易被扭曲成謊言。

治安官確信駕駛座上沒有人的說法被證明下結論為時過早,而有關這起事件涉及Autopilot的報道也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最糟糕的情況是這些都是謊言。關於無法控制的大火燃燒了四個多小時的報道也是假的。然而,這些敘述似乎有鼻子有眼,沒有受到太多質疑,以至於即使當NTSB的初步報告出來時,事實也幾乎沒有太大變化。

馬斯克對與媒體保持關係持保留態度是可以理解的。多年來,不準確的報道往往會對一個人造成這種影響,但特斯拉可以採取更強硬的打擊錯誤信息策略。 (小小)

,特斯拉,車禍,馬斯克,autopilot,消費者報告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