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谷歌高管抱怨CEO:果斷決策和偉大想法讓位於保守

俗話說,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這在商業領域同樣適用,許多公司外表看似繁榮,但其實已經顯露出衰落的先兆。《紐約時報》日前撰文,認為搜索巨頭谷歌現在就處於這種狀態。

谷歌的情況不能說不好,其營收和利潤每三個月就會創下新高,母公司Alphabet市值已經超過1.6萬億美元。谷歌產品和服務已經越來越深地紮根於美國人的日常生活中。但許多焦躁不安的谷歌高管擔心,該公司正顯現出衰落跡象。

皮查伊領導風格“太軟”?

這些高管表示,谷歌的員工越來越直言不諱,公司人事問題往往會在公眾中引發爭議,果斷決策和偉大想法已經讓位於避險和漸進主義。許多高管已經或即將,並希望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們這樣做的確切原因。

諾姆·巴爾丁(Noam Bardin)於2013年加入谷歌,當時谷歌收購了地圖服務公司Waze。今年2月離開谷歌兩周后,他在博客文章中寫道:“我始終被問為什麼現在選擇離開?我覺得更好的問題應該是,我為何會在這裏待這麼久?隨着公司風險承受能力的下降,創新只會變得更糟。”

15名谷歌現任和最近離職的高管表示,谷歌的許多問題都源於該公司和藹可親、喜歡低調的首席執行官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的領導風格。他們稱,谷歌正在遭受一家成熟大公司的許多困擾,包括冗餘的高管結構、傾向於無所作為以及執着於公眾的看法。

這些高管還稱,谷歌在關鍵業務和人事變動上行動遲緩,因為皮查伊會反覆考慮決策,並推遲採取行動的時機。他們說,谷歌繼續受到內鬥的衝擊,皮查伊試圖緩解這種輕卡的努力卻產生了相反的效果,導致問題更加惡化。

谷歌的一位發言人說,關於皮查伊領導能力的內部調查結果是积極的。該公司拒絕現年49歲的皮查伊置評,但安排了對9名現任和前任高管的採訪,以提供對他領導力不同視角的解讀。

谷歌前副總裁凱撒·森古普塔(Caesar Sengupta)說:“如果皮查伊能更快地做出決定,我們會感到更開心。儘管他幾乎所有的決定都是正確的,但這會讓人感到高興嗎?”森古普塔在谷歌工作了15年,曾與皮查伊密切合作,並於3月份離開。

谷歌正面臨生死存亡的危急時刻,同時應對來自國內外的監管挑戰。左翼和右翼政客都對該公司表示出不信任態度,這使得皮查伊成為國會聽證會上的常客。就連皮查伊的批評者也說,到目前為止,他成功地駕馭了這些聽證會,而沒有激怒立法者,也沒有為批評者提供更多彈藥。

做決策時太浪費時間?

抱怨皮查伊領導能力的谷歌高管承認這一點,並表示皮查伊的確是一位深思熟慮、關心他人的領導人。他們說,谷歌現在更有紀律性和組織性,比六年前皮查伊接手時規模更大,運營更專業。

在皮查伊領導谷歌期間,谷歌的員工翻了一番,達到約14萬人,Alphabet市值翻了兩番。對於一家已經發展到如此龐大規模的公司來說,看起來行動遲緩或不願冒險讓它變得如此富有,這種情況並不少見。皮查伊已經採取了許多措施來應對這一點。例如,在2019年,他重組了谷歌,並創建了新的決策機構,這樣需要他親自拍板的決策就更少了。

然而,成立於1998年的谷歌始終被這樣一種觀念所困擾,即它最好的日子已經過去。在硅谷,招聘和留住人才是對一家公司前景的“全民公投”。其他科技公司的高管表示,說服谷歌高管放棄穩定的七位數薪水,轉而在其他地方尋找機會,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容易。

皮查伊曾是麥肯錫諮詢公司的顧問,他於2004年加入谷歌,並迅速展示了如何駕馭一家充斥着自負和自滿情緒的公司的訣竅。2015年,谷歌成為Alphabet旗下子公司,皮查伊接任谷歌首席執行官。四年後,谷歌聯合創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辭去Alphabet首席執行官一職,皮查伊最終被晉陞為母公司負責人。

2018年,谷歌十多名副總裁試圖在一封电子郵件中警告皮查伊,該公司正在經歷重大的成長困難。他們認為,皮查伊在協調技術決策方面存在問題,但副總裁級別的反饋經常被忽視。據五名知情人士透露,這些高管中許多人已經在谷歌工作了十多年,他們寫道,谷歌做重大決定時浪費了太長時間,導致任何事情都很難及時完成。他們雖然沒有直接批評皮查伊,但傳達的信息很明確:谷歌需要最高層發揮更果斷的領導作用。

自那以後,在這封电子郵件上簽名的幾名高管相繼辭職,轉而到其他地方工作。職業社交網站LinkedIn的個人資料显示,自去年以來,至少有36名谷歌副總裁離開了公司。谷歌大約有400名經理,構成了整個公司的領導骨幹。谷歌表示,它對副總裁級別人才的流失率並不感到擔憂。過去五年來,這個数字始終保持穩定。

招聘關鍵高管太拖拉?

在現任和前任高管中,一種常見的批評是,儘管皮查伊猶豫不決的領導風格往往讓人覺得這是一種穩妥行事的方式,但最終卻會導致決策延遲甚至擱置。幾年前,谷歌高管提出收購Shopify的想法,以此在电子商務領域挑戰亞馬遜。但兩位知情人士說,皮查伊拒絕了這個想法,因為他認為收購Shopify的代價過於高昂。

但這些人表示,他們從來不認為皮查伊有興趣達成交易,而價格昂貴是個不錯的理由。Shopify的股價在過去幾年裡上漲了近10倍。谷歌發言人傑森·波斯特(Jason Post)澄清說:“我們從未認真討論過這次收購。”

一位前高管表示,該公司的避險情緒體現在一種在內部被稱為“食品儲藏室模式”的永續研髮狀態上。團隊會將產品藏起來,以防競爭對手創造出新東西,同時谷歌可以迅速做出反應。

眾所周知,皮查伊在人事決定方面行動遲緩。2018年,當谷歌提拔肯特·沃克(Kent Walker)擔任全球事務高級副總裁時,該公司開始尋找總法律顧問來接替他。谷歌花了1年多的時間才選擇了哈利瑪·德萊恩·普拉多(Halimah DeLaine Prado),而她在該公司法律團隊長期擔任二把手。

幾位知情人士說,普拉多在最初提供給皮查伊的候選人名單中排在首位,但皮查伊要求看到更多的名字。他們說,詳盡的搜索花了很長時間,以至於在行業獵頭圈中成了一個笑話。皮查伊不願對谷歌的員工隊伍採取果斷的調整措施,這一點顯而易見。

2020年12月份,谷歌Ethical AI團隊聯合負責人、谷歌最知名的黑人女性員工之一蒂姆尼特·格布魯(Timnit Gebru)表示,她被解僱的原因是,她批評了谷歌雇傭少數族裔的做法,並撰寫了一篇研究論文,強調了谷歌AI技術存在的固有偏見。起初,皮查伊選擇置身事外。

在2000名員工簽署請願書抗議格布魯被解僱后,皮查伊發布电子郵件,誓言要恢復失去的信任,但同時繼續宣揚谷歌關於格布魯沒有被解僱的觀點。格布魯對此表示,這並不是道歉,給人的印象更像是敷衍員工訴求的公關之舉。

谷歌信託和安全集團前工程總監大衛·貝克(David Baker)辭職,以抗議格布魯被解職。他表示,谷歌應該承認自己犯了一個錯誤,而不是試圖挽回面子。在谷歌工作了16年的貝克說:“谷歌在多樣性問題上缺乏勇氣,這最終沖淡了我對這份工作的熱情。谷歌在財務上越安全,它就越厭惡風險。”

在做重大決策時不含糊?

接受採訪的高管們表示,許多針對皮查伊的批評可以歸因於,谷歌的員工數量比過去多得多,要維持谷歌直言不諱的文化是一項巨大挑戰。該公司最資深的技術主管之一路易斯·巴羅佐(Luiz Barroso)表示:“我認為沒有人能像皮查伊那樣處理這些問題。”

阿帕娜·金納普拉加達(Aparna Chennapradada)曾是谷歌副總裁,今年4月離開谷歌,負責Robinhood交易應用的產品開發。她說,皮查伊始終強調,不要表現得像個角落辦公室的“救世主”,即超凡脫俗、專制的老闆,他們在科技行業經常被浪漫化,但也可能成為職場毒瘤。金納普拉加達還說,皮查伊還做出了許多艱難而不受歡迎的決定,比如削減對公司沒有太大幫助的“虛榮項目”。

谷歌高管表示,皮查伊強調的是管理團隊,而不是自我意識,這導致他的副手們在沒有他的情況下做出了更多決定。但在可能最重要的時候,他表現得尤為果斷:隨着新冠肺炎疫情開始在美國蔓延,他命令員工開始在家工作。

谷歌副總裁薩米爾·薩馬特(Sameer Samat)說,收購活動追蹤公司Fitbit的談判花了大約一年時間,皮查伊努力幫助解決交易各個方面遇到的問題,包括如何整合公司、產品計劃,以及打算如何保護用戶數據。皮查伊發現了沒有被充分考慮到的潛在問題。收購Fitbit的交易於今年1月完成。

薩馬特說:“我可以看出,這些多重討論會讓人覺得我們做決定很慢。但現實情況是,這些都是非常重大的決定。” (小小)

,谷歌,佩奇,皮查伊,alphabet,首席執行官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