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蘋果傳票事件發酵 被曝曾交出特朗普白宮法律顧問數據

據兩名知情人士透露,2018年2月,美國司法部通過法院向蘋果發出傳票,要求提供有關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J·Trump)時任白宮法律顧問唐納德·F·麥加恩二世(Donald F·McGahn II)賬戶的信息,並禁止該公司向後者透露此事。

知情人士稱,蘋果今年5月份把交出數據的事告訴了麥加恩,後者的妻子據稱也收到了蘋果的類似通知。目前尚不清楚美國司法部在調查什麼,麥加恩是否是他們的具體調查目標,也不清楚他之所以被捲入其中是否是因為他與其他正在接受審查的人進行過溝通。

作為2016年特朗普競選團隊的首席律師,以及後來的白宮法律顧問,麥加恩與許多人保持着聯繫,這些人可能在俄羅斯調查或後來的泄密調查中引起了關注。儘管如此,調查人員收集現任白宮法律顧問數據的行為被披露,依然顯得不同尋常,他們多年來始終都對這些數據保密。

與此同時,特朗普政府在調查泄密事件時,秘密從電話和科技公司竊取了國會記者和民主黨人的個人數據,同樣引發了政治反彈。周日,美國國會民主黨領導人加大了對司法部和前官員的壓力,要求他們對事件提供更全面的解釋。他們要求司法部下屬國家安全司司長約翰·德默斯(John C·Demers)、前司法部副部長羅德·羅森斯坦(Rod J·Rosenstein)以及前司法部長傑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和威廉·巴爾(William P·Barr)在國會作證。

美國司法部發言人、麥加恩的律師都拒絕置評。蘋果的代表沒有回復置評請求。

據知情人士透露,蘋果已經告訴麥加恩,該公司及時遵守了數據請求要求,但拒絕告訴他起向政府提供了什麼。根據司法部的政策,傳票的封口令每次最多可以續簽一年,這表明檢察官曾多次訴諸法庭,以阻止蘋果提前通知麥加恩夫婦。在調查中,調查人員有時會編製大量與某個對象有聯繫的電話號碼和电子郵件地址清單,並通過向通信公司發出傳票,獲取與他們相關的任何賬戶信息,如姓名、電腦地址和信用卡號碼,試圖確認所有這些人的身份。

知情人士表示,蘋果告訴麥加恩夫婦,該公司在2018年2月23日收到了傳票。Crowell And Moring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前聯邦檢察官保羅·羅森(Paul M·Rosen)說,根據聯邦法律規定,檢察官通常需要獲得聯邦法官的許可,才能迫使蘋果這樣的公司推遲通知調查對象他們的個人信息已被傳喚。

羅森說:“這裡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包括圍繞封口令延期請求的事實和情況,以及提交給法官的情況。”但是,他補充說,檢察官通常需要證明,通知當事人“會危及某人的安全,存在銷毀證據或恐嚇證人的風險,或者嚴重危及調查”。

知情人士還說,傳票是由弗吉尼亞州東區的一個大陪審團發出的。目前尚不清楚檢察官為何獲得傳票。但在那個時候,幾個值得注意的事態正在展開。

弗吉尼亞州東區的聯邦法院是特別顧問羅伯特·穆勒三世(Robert S·Mueller III)領導的俄羅斯調查核心,調查的重點是2016年特朗普總統競選活動的前主席保羅·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由於麥加恩曾在2016年擔任特朗普競選團隊的首席律師,他有可能在早些時候與穆勒團隊在2018年初被仔細審查的某人的賬戶有過聯繫。

值得注意的是,馬納福特在傳票發出的前一天受到了新的欺詐指控。隨後的事態發展显示,穆勒的調查人員在接下來的幾天里密切審查了馬納福特有關的一些通訊賬戶。也是在那個時候,麥加恩捲入了與俄羅斯調查有關的另一件事,其中包括一起泄密事件。

2018年1月底,媒體根據機密消息來源報道,特朗普曾在2017年6月命令麥加恩讓司法部罷免穆勒,但麥加恩拒絕這麼做,並威脅要辭職。不久之後,其他媒體在後續文章中證實了這一說法。

穆勒的報告以及麥加恩本月在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的非公開證詞中,描述了上述文章發表后,特朗普對麥加恩的憤怒,以及他如何試圖說服麥加恩發表虛假聲明予以否認。據前特朗普政府官員稱,特朗普告訴助手,麥加恩是個“騙子”和“泄密者”。麥加恩在證詞中表示,他曾是上述後續澄清細微差別報道的消息來源,他曾向特朗普表達了辭職的意圖,但他並不是最初那篇文章的消息來源。

然而,有理由懷疑麥加恩是司法部因這起事件而進行的任何泄密調查的目標。例如,關於特朗普下令解僱穆勒的信息,似乎並不屬於國家安全秘密,披露這種秘密也不會構成犯罪。

另一起大致同時發生的事件是司法部對未經授權披露有關俄羅斯調查信息的調查。作為調查的一部分,檢察官於2018年2月6日向蘋果發出傳票,要求提供國會工作人員、他們的家人和至少兩名國會議員的數據。蘋果直到最近才通知了目標用戶,因為當時它被禁止披露傳票。

在那些數據被索取的人中,有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兩名民主黨人,即加州眾議員埃里克·斯瓦爾威爾(Eric Swalwell)和亞當·希夫(Adam B·Schiff)。希夫是特朗普的政治對手,現在是該委員會主席。關於傳票之前發生的事件,許多問題仍然沒有得到回答,包括這些傳票在特朗普司法部的授權級別有多高,調查人員是否預料到或希望他們會全面收集這些政界知名議員的數據。傳票要求提供109個电子郵件地址和電話號碼的數據。

在那起案件中,泄密調查似乎主要集中在時任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工作的邁克爾·巴哈爾(Michael Bahar)身上。與塞申斯和羅森斯坦關係密切的人士表示,兩人都不知道檢察官曾為那次調查尋求獲得議員的賬戶數據。

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周日要求巴爾、塞申斯和羅森斯坦就傳票在國會作證。她說,司法部在特朗普執政期間的所作所為“甚至超出了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的範疇”,但拒絕透露國會委員會是否會強迫他們作證。她說:“我們希望他們願意尊重法治。但在特朗普總統的領導下,司法部就像是無賴。”

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紐約州參議員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呼籲任何可能參与傳票的人,包括德默斯,都要在國會作證。他在紐約的新聞發布會上說,“特朗普政府的罪孽還在繼續堆積。”舒默說:“這完全是對權力的嚴重濫用,是對三權分立的攻擊。”他警告稱,如果這些人不願作證,議員們將傳喚他們。

舒默還呼籲參議院共和黨人加入民主黨人的行列,投票支持國會傳票當事人,並迫使他們作證。在接受採訪中,緬因州共和党參議員蘇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稱這些指控“非常嚴重”,但只是表示,她支持司法部獨立監察長周五宣布的對此事的調查行動。(小小)

,唐納德·特朗普,法律顧問,白宮,美國司法部,民主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