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蘇寧置業稱破產為謠言,已經報警並將追究造謠者法律責任

6月22日消息,今日有消息稱蘇寧置業已經破產。對此,蘇寧置業表示,“關於網絡謠言,我司已經報警,將嚴肅追究造謠者的法律責任,請大家勿傳謠信謠。”

網傳消息截圖:

蘇寧怎麼就出現大劫了?

6月16日盤后,蘇寧易購發布了重大事項停牌公告,稱收到公司實控人、控股股東張近東及蘇寧電器集團的通知,籌劃設計公司股份轉讓的重大事項,當日起開始停牌,時間不超過5日。此前的6月15日,蘇寧易購還發布了一個公告稱,張近東所持有的公司股份中27.68%已被司法凍結,占公司總股本的5.8%。

最近幾天有關蘇寧的新聞不止於資本市場,有蘇寧員工爆料稱,為了緩解流動性資金危局,蘇寧打算賣掉旗下的員工公寓紫金嘉悅,要求其中入駐的員工即刻搬走,有些員工的住房合約簽到了明年,但是並未收到公司的違約金。

蘇寧的這場危局,從2020年起開始發酵,已經連續經歷了數輪輿論風波,今年2月28日,蘇寧易購宣布引入148億元的深圳國資紓解困境,但這場緊急救援現在仍在進行盡調;4月23日,蘇寧上市主體蘇寧易購的2020財年年報發布,實現了上市以來最大凈虧損68.07億元。蘇寧已經連續七年在財報上出現經營性虧損,往年依靠出售資產等資本運作手段,尚能實現賬面盈利。然而財技有窮日,危機無盡時,2020年終於到了琴弦繃緊的那一刻。

第一層:戰略轉型,主業虧損

2013年,剛剛在與國美的戰爭中獲取勝利,蘇寧突然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機邊緣。彼時的原因是京東在快速成長,線下的傳統零售商面對線上競對施壓時,尋求轉型中的一種焦慮。當年年初,“蘇寧電器”更名為“蘇寧雲商”試圖向互聯網轉型,打造以互聯網零售為主體的O2O全渠道經營模式和線上線下開放平台。

但看起來這一轉型並不成功。缺乏流量來源曾被認為是蘇寧易購的最大的問題和突破口,為此蘇寧以約15.5億元投資了PPTV,後者當時用戶數量超過3億,是最大的網絡流量入口之一。蘇寧希望藉助PPTV落地互聯網概念,沒想到這是一個泥潭。

長視頻是互聯網燒錢的核心地帶,從2015-2020年,愛奇藝6年累計虧損已經超過350億元,騰訊視頻和優酷視頻也不遑多讓。究其原因是中國進入到了視頻版權時代,為了獲得獨家正版內容,每家視頻網站都以億元為單位購買電視劇內容。蘇寧購買PPTV的結果不妙,2014年蘇寧整體虧損14.58億元,其中PPTV貢獻了4.85億元。因此,蘇寧雲商選擇於2015年底將PPTV 68.08%的股份以25.88億元的轉讓給了關聯的蘇寧文化,順便扭轉了當年虧損的財報賬面数字。

在行業老大京東領銜虧損,以求取得快速增長,進而得到市場支配地位的野心背景下,蘇寧雲商和國美在線紛紛跟隨虧損,國美更注重安全的現金流,蘇寧則在轉型上更堅決、更主動,花錢也更不計成本。

作為蘇寧主營業務的電器零售,線下業務的逐漸衰退已是不爭的事實,線上業務又無法與京東競爭。2015年蘇寧選擇和阿里結盟共同對抗京東。當年8月,阿里以283億元的投資價格成為蘇寧第二大股東,蘇寧則以140億元認購阿里股票,其中100億元為銀行貸款。蘇寧易購入駐天貓旗艦店,蘇寧物流提供物流服務,而且接入了菜鳥網絡。

藉助阿里的流量扶持,蘇寧易購成為了阿里“雙十一”單店銷售龍頭。但這並未緩解其在京東衝擊下的頹勢。2018年工業和信息化部賽迪研究院發布的一個報告显示,中國家電網購市場渠道中京東佔據了60%的份額,蘇寧電商已經無力匹敵。

蘇寧在線下零售進行大規模擴張和布局,截至2019年12月31日蘇寧易購擁有各類自營店面3630家,蘇寧易購零售雲加盟店4586家,另外還有大量的蘇寧小店,這些都為蘇寧構成了龐大的線下渠道網絡,但是超過5000家的蘇寧小店由於虧損嚴重已經在2019年下半年從上市公司中出表。

第二層:業務廣泛,大把撒錢

蘇寧創始人兼董事長張近東認為,零售業在蘇寧佔據絕對的主體地位,2018年,在蘇寧控股集團的新春團拜會上,張近東表示:“零售始終是1,其他各產業都是這個1後面的0,通過0的添加,倍增蘇寧零售整體的資源實力和行業競爭能力。”

其他的各產業,指的是體育、文創、金融、地產多個板塊。在體育板塊,蘇寧投資PPTV后,後者更名為PP體育,主攻體育賽事版權,多年來耗費巨資購入內容。

2.5億歐元獲得西甲2015-2020賽季獨家版權, 50億元獲得英超2019-2022賽季獨家版權, 13.5億元獲得中超2017賽季新媒體獨家版權, 2.5億歐元獲得德甲2018-2023賽季獨家版權。

此外,蘇寧在2015年12月以5.23億元接手江蘇足球隊,2016年6月,20億元收購國際米蘭俱樂部七成股份。算上球員獎金工資等運營費用,江蘇隊每賽季還要再投入不少於5億元人民幣,國際米蘭從2016到2020年四年的總投入在50億元左右。

蘇寧一直在“買買買”,體育板塊只是其中相對顯眼的一塊投入。從2012年開始,蘇寧先後收購了紅孩子、PPTV、滿座網、蘇寧足球隊、國際米蘭足球隊、天天快遞、37家萬達門店、家樂福中國80%的股份等;併入股了努比亞、鎚子手機、今日頭條、體奧動力、懂球帝、龍珠直播等公司。這些收購花費巨大,根據媒體統計,從2015到2019年,蘇寧對外投資總額合計716億元。

大部分收購來的業務都在持續失血。以天天快遞為例,自2017年蘇寧收購天天快遞以來,天天快遞持續虧損且虧損不斷擴大,2017年凈虧損為5.81億元,2018年凈虧損12.97億元,2019年這一数字變為了17.86億元。

在蘇寧收購前的2017與2018年,家樂福中國虧損分別達10.99億元和5.78億元。被蘇寧收購后,超市行業面臨零售業從大賣場模式轉向新零售、生鮮電商、社區團購等模式的轉型期,家樂福的境況也不容樂觀。

蘇寧金融或許是蘇寧多項業務板塊中為數不多可以盈利的項目。2020年,蘇寧銀行的凈利潤為4.2億元,蘇寧金服預計為近17億元。這個数字尚不足與蘇寧上千億負債相提並論。

第三層,資產出售,退無可退

在過去幾年中,蘇寧易購在財報中煞費苦心,想盡了一切手段。

2014年,蘇寧易購將旗下11家自有門店資產進行資產證券化,售後再回租繼續經營,當年獲得19.77億元,當年經營凈虧損超過11億元,這一舉動順利將財報中全年凈利潤扭正。2018年,蘇寧將5家物流地產公司的全部股權轉讓出去,再與受讓方簽署10年的長期租約,繼續利用這些物流倉儲設備門店。

從2015到2019年,蘇寧連續五年對重資產進行同一操作,除了售後回租,蘇寧還有一系列關聯交易來美化財報,除了上文所談到的蘇寧文化收購PPTV之外,還有2016年蘇寧電器收購北京京朝蘇寧電器等,以及張近東兒子張康陽實際控制的南京雲致享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收購了蘇寧小店。

蘇寧置業在南京的多塊土地也已被先後抵押。2017年和2018年,蘇寧先後三次將阿里巴巴股票變現,獲得凈利潤33億元和110億元。鑒於阿里巴巴股票已經是蘇寧最值錢的資產之一,這次出售也引發了一場爭論。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去年蘇寧理應收回此前借款給恆大地產的200億元並且大賺一筆,當時這筆錢由蘇寧電器的全資子公司南京潤恆企業管理有限公司進行出資,持股恆大4.7%。這次投資簽署有對賭協議,如果恆大未能在2021年1月31日前上市,恆大或者許家印要用現金回購股份或者實施債轉股。

然後一切並不順利。2020年11月恆大借殼失敗,也缺乏現金回購股份,包括張近東在內的大部分股東被迫接受債轉股。200億資金套牢,這是蘇寧危機的直接起因。

2020年是蘇寧最艱難的一年,蘇寧已經無力再用資產運作手段扭轉財報中的虧損,但是到了2021年,一切變得更加艱難。

按照Wind中的數據,蘇寧整體債務超過2900億元,2021年到期債券160多億元,另外還有銀行貸款,未向外界披露的私募債等等。

轉讓公司股份,已經是蘇寧求存的最後一步。能不能渡過這場大劫,下周蘇寧復牌,即可見分曉。

#雷鋒網#雷鋒網雷鋒網

,法律,網絡謠言,置業,蘇寧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