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iness

張一鳴的“激流”與“勇退”

從台前走到幕後,張一鳴花了近十年。

5月20日,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發布內部信,宣布卸任CEO一職,這是繼4月末字節跳動CFO周受資受命執掌TikTok以來,又一重大人事變動。內部郵件显示,字節跳動CEO這一大棒將由聯合創始人梁汝波接過。“專註學習知識,系統思考,研究新事物,動手嘗試和體驗,以十年為期,為公司創造更多可能”,張一鳴在內部信中說。他還說,“喜歡自己上網、看書、聽歌、發獃”。

這符合外界對張一鳴的固有印象:1983年生於福建龍岩的客家人,一台擅長延遲滿足感的行走的精密機器,不論行為還是情緒都可以被調試優化。這個締造了字節跳動十萬員工規模的超大互聯網新勢力的80后,發現在“吃老本”后,做出了出人意料又符合其個性邏輯的抉擇。

雖然張一鳴卸任了CEO,但目前仍然是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北京師範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院長戚聿東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從公司發展角度,這很正常,“類似以前的垂簾聽政。他去做更感興趣的技術前沿業務,但公司方向他還是能掌控的。”

張一鳴的“激流”與“勇退”

在圈裡,張一鳴與美團王興、雪球方三文並稱為“龍岩三傑”。張一鳴此次CEO交棒的是其大學同學、聯合創始人梁汝波,一路創業走來,梁汝波說起張一鳴則是,“他不打牌、不玩遊戲、不看碟,還給自己起了個封號叫‘道德狀元’”。

這樣的一個人,卻是中國財富金字塔尖頂的人。在今年胡潤研究院發布的《2021胡潤全球富豪榜》里,年僅38歲的張一鳴,以3500億元人民幣的財富首次進入中國前五,排在全球第26位,比去年上升89位。

“感覺有一點突然,”上海財經大學电子商務研究所執行所長崔麗麗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說。

張一鳴的卸任,在外界看來很意外。29歲時,張一鳴創辦了今日頭條,33歲創辦抖音。在張的帶領下,字節跳動採用無邊界擴張的戰略,大舉進軍視頻、資訊、電商、教育、遊戲、社交等多個領域,開發出了抖音、頭條、火山等一系列現象級應用,由此成為互聯網領域的超級獨角獸。

“字節在過去幾年攻城略地,發展很迅速,TikTok的發展甚至觸動美國採用國家機器來遏制。可以說,字節對於中國乃至全球的影響都很大。”崔麗麗說。

根據萬得數據显示,還未上市,字節跳動的估值,目前已超過了全球最大的零售商沃爾瑪,離阿里巴巴的市值也僅一步之遙。

近日被曝光的一份字節跳動2021年目標的訪談显示,字節跳動2020年廣告收入達到1830億元,2021年目標為2600億元。今年第一季度,抖音廣告收入超過310億元,今日頭條廣告收入為91-92億元。另外,抖音直播電商今年目標GMV為5000億元,主要發力方向是抖音平台優選聯盟(頭部品牌),GMV目標約3000億元;其他腰尾部品牌GMV目標2000元億左右。

公開資料显示,字節跳動2016-2018年的營收分別為60億元、160億元和500億元,營收呈現幾何數級增長的趨勢,年增長率超過200%。

但同時,對張一鳴和字節來說,同行競爭與監管的“激流”也正涌動着。

一方面,字節越來越被快手、騰訊視為“眼中釘”,並與之在短視頻、遊戲等多個領域展開了激烈競爭。2018年,張一鳴甚至一度與騰訊CEO馬化騰發生“正面衝突”,張一鳴在朋友圈內諷刺騰訊旗下“微視”的抄襲搬運,擋不住抖音的步伐,引得馬化騰忍不住回應“這是誹謗”。

另一方面,作為互聯網巨頭,字節跳動也面臨着平台經濟反垄斷的新常態。2020年年底,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出台《關於平台經濟領域的反垄斷指南(徵求意見稿)》,整治互聯網企業的垄斷行為,阿里巴巴、騰訊、美團等被盡數捲入。至今,阿里巴巴已被處以182億元巨額罰款,美團也正因“二選一”被立案調查。

張一鳴最終選擇了退居幕後。不過企業信用信息查詢平台結果显示,雖然張一鳴卸任字節跳動CEO,但他仍有數百家公司的實際控制權。

啟信寶數據显示,目前張一鳴擔任股東的企業15家,12家企業的高管,現仍為字節跳動有限公司疑似實際控制人、最終受益人,持股98.81%。梁汝波為抖音創始人,目前梁汝波擔任股東的企業有3家,42家企業的高管,現任北京微播視界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談及卸任原因,張一鳴表示,字節跳動有幸抓住了時代發展的機遇,雖然現在公司業務發展良好,但未來更長時間,不能停留於此,要變得更有創造力和富有意義。而自己則希望能從繁雜的企業事務管理中脫身,聚焦自身學習和提升,獲得更大的創新與突破。

張一鳴在內部信中稱,目前字節跳動正在探索教育公益、腦疾病、古籍数字化整理等新的公益項目,希望能更深度地參与其中。

張一鳴並非互聯網巨頭中第一個“早退”的大佬。今年3月,拼多多創始人兼時任董事長黃崢就在致股東信中宣布,自己的辭呈已被董事會批准,並將董事長一職交棒給聯合創始人陳磊。黃錚還表示,“要去摸一摸十年後路上的石頭”,為拼多多探索高速高質量縱深發展的新空間。和黃崢類似,張一鳴同樣計劃“以十年為期,為公司創造更多可能”。

為什麼是梁汝波?

其實早在一年多前,張一鳴就已釋放出了“放權”的信號。2020年3月,張一鳴卸下字節跳動國內業務管理事項,任命張利東為字節跳動中國區董事長,全面協調公司運營,包括字節跳動中國的戰略、商業化、戰略合作夥伴建設、法務、公共事務、公共關係、財務、人力;張楠為中國區CEO,全面協調公司中國業務的產品、運營、市場和內容合作,包括今日頭條、抖音、西瓜視頻、搜索等業務和產品。“將花更多精力完善字節跳動全球管理團隊。”張一鳴在彼時的內部信中說道。而梁汝波的接任或許就是張一鳴思考一年後,決定用來完善管理團隊的一步大棋。

梁汝波是誰?這個此前對大眾來說略顯陌生的名字,突然便走到了聚光燈下。

公開資料显示,梁汝波是張一鳴的大學同學,同樣也是與張一鳴一路相隨的重要創業夥伴。早在2009年,兩人便在第一次創業中共同創辦了垂直房產搜索引擎“九九房”。2012年,兩人共同創辦了第二家公司字節跳動。

從字節跳動創立至2016年,梁汝波一直擔任字節跳動產品研發負責人,負責了早期多個重要產品和業務,包括頭條號、廣告系統和用戶增長系統等。此外,他還負責了廣泛應用於企業溝通與協作領域的軟件“飛書”和效率工程。

沒有創業成功后撕破臉皮的狗血劇情,張一鳴對梁汝波非常信任。“公司創立以來,從採購安裝服務器,接手我寫了一半的系統,重要招聘、企業制度和管理系統建設,很多事情是他協助我做的。”在內部信中,張一鳴回憶起兩人早期創辦字節跳動的經歷時如是說道。

而梁汝波的技術和能力,顯然也沒有辜負張一鳴的信賴。第一款主打算法推薦機制,併為字節跳動日後崛起奠基的引擎產品——今日頭條,正是由他作為最早的技術負責人。2020年起,梁汝波負責集團人力資源和管理等工作,更是推動了字節跳動的組織建設和人才發展。據了解,過去一年,字節跳動全球員工數從6萬人增長至10萬人。

未來半年,張梁二人將一起工作以“確保在年底時把交接工作做好”。同時,張一鳴也呼籲,字節跳動的員工支持好新CEO的工作。未來,在梁汝波帶領下的字節跳動,能否續寫張一鳴時代的輝煌,讓人期待。

更讓人關注的是,上市是張一鳴掌舵時期未竟的事業,接下來也要看梁汝波的了。

互聯網老闆為什麼流行“早退”

張一鳴不是唯一一個早早卸任公司管理崗位的互聯網公司老闆,在他之前,今年3月17日,黃崢卸任拼多多董事長。張一鳴與黃崢兩人都是80后,都在年輕有為的年紀選擇卸任。

兩個人都說,不再管理公司日常事務,之後精力用於探索公司新10年。

正在年富力強的時刻,兩位互聯網大公司創始人為什麼要早退?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長張孝榮告訴記者,這與當前的國際環境、國內環境以及公司內部治理環境都有關。

張一鳴與黃崢都是中國互聯網行業第二代企業家,他們創辦的公司成長環境與第一代的百度、騰訊、阿里巴巴不同。國際環境上,第一代企業背後都有國外資本助力,當時國外資本可以從中國互聯網公司賺到巨額利潤。現在,國內公司長大后紛紛出海,與國外公司競爭,這時需要企業領導人有更多國際視野。

“現在字節跳動處在第二個階段,從APP工廠到全球孵化,張一鳴在這個層面帶好團隊,是有壓力的。”艾媒諮詢CEO張毅告訴記者。

張一鳴接下來的計劃是,放下公司日常管理,聚焦遠景戰略、企業文化和社會責任等長期重要事項,計劃“相對專註學習知識,系統思考,研究新事物,動手嘗試和體驗,以十年為期,為公司創造更多可能”。

黃崢則表示,辭任后將專註於食品科學和生命科學領域,為十年後的拼多多探索高速高質量縱深發展的新空間。

張毅對兩家公司接觸很多,他告訴記者,張一鳴和黃崢都是退而不休,某種意義上,這對於公司其實是好事,創始人從繁忙的日常管理工作解脫出來,更能讓自己成長,“這個角色有點像氣球,氣球能吹多大,生產出來時就基本已經定了。需要更大的氣球才能支撐企業體量。”

除張一鳴和黃崢外,國內互聯網大公司中,馬雲、劉強東也已經退居二線。相比一代60后、70后創始人,新經濟公司的80后創始人卸任比例更高,張毅長期跟蹤研究互聯網行業十幾年,他告訴記者,這源於兩代企業家的商業策略不一樣。“第一代互聯網人,都把公司當做親兒子去做,沒有幾個人是想着融資上市。第二代的布局普遍是衝著拿融資做上市的方式,這也是新經濟公司發展的一個特徵。”

在國外,互聯網公司創始人退休也已經尋常。今年2月3日,在亞馬遜公司股價和貝索斯個人財富都接近歷史最高水平之際,貝索斯宣布將於今年第三季度卸任亞馬遜CEO職務。比爾蓋茨於2000年卸任微軟首席執行官,谷歌聯合創始人拉里·佩奇和謝爾蓋·布林也於2019年辭任公司主要職務。

從他們退休之後公司發展歷程來看,並未受到創始人卸任影響。目前,亞馬遜、微軟、谷歌仍然位列美國互聯網公司五大巨頭。

張孝榮對記者分析說,張一鳴卸任CEO,對於字節跳動短期之內,影響不會特別大,“外界環境沒變化,公司基本面沒變化,屬於和平交接,公司戰略比較穩定,新任接班人繼續以前戰略,對於公司發展來講,依然會在正常軌道之上。”

當然,也會有挑戰,如果公司遇到突發事件或危機時,接班人會有可能應付不了,這種事只能創始人解決,“這時如果創始人不在,公司就會遇到很大風險。”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