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張一鳴宣布卸任字節跳動CEO,去學習承擔社會責任

5月20日,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發布內部全員信,宣布卸任CEO一職。字節跳動聯合創始人梁汝波將接任成為新CEO。

路透評論稱,這將是字節跳動自2012年成立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企業重組。該公司已經成長為在中國佔主導地位的社交媒體力量,並將抖音及其海外版TikTok打造成全球流行的產品。

2020年,張一鳴宣布卸任字節跳動(中國)CEO,領導公司全球戰略和發展,更專註於長期重大課題的探索和戰略思考,包括全球化企業管理研究,企業社會責任,以及教育等新業務方向。花更多精力完善字節跳動全球管理團隊。

圖為張一鳴(左)和梁汝波(右)

談及卸任原因,張一鳴表示,創業以來,字節跳動有幸抓住了時代發展的機遇,基於機器學習技術在移動端和視頻上進行創新與實踐,取得了一些成績。雖然公司業務發展良好,但希望公司還能持續有更大的創新突破,變得更有創造力和富有意義。因此,張一鳴決定放下公司日常管理,聚焦遠景戰略、企業文化和社會責任等長期重要事項,計劃“相對專註學習知識,系統思考,研究新事物,動手嘗試和體驗,以十年為期,為公司創造更多可能”。

在張一鳴看來,科技公司面臨的外部環境正在變化:虛擬現實、生命科學、科學計算對人類生活的影響都已逐步顯現,科技對社會的影響也越來越大,這些因素決定了字節跳動“需要突破業務的慣性去探索,並持續學習企業如何更好地承擔社會責任”。

據了解,字節跳動正在探索教育公益、腦疾病、古籍数字化整理等新的公益項目,“我個人也有些投入,我還有更多想法,希望能更深度參与。”張一鳴在全員信中說。

全員信還透露,張一鳴和梁汝波將於2021年底前完成字節跳動CEO職責的過渡交接。張一鳴表示,梁汝波是改進公司日常管理、帶領公司健康發展的最佳人選,“汝波是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字節跳動是我和他一起創立的第二家公司了。他在字節跳動陸續承擔了產品研發負責人,飛書和效率工程負責人,集團人力資源和管理負責人等工作。公司創立以來,從採購安裝服務器,接手我寫了一半的系統,重要招聘、企業制度和管理系統建設,很多事情是他協助我做的”。

公開資料显示,梁汝波是張一鳴的大學同學,兩人自2009年共同創辦垂直房產搜索引擎“九九房”起,即成為長期創業夥伴。2012年,梁汝波與張一鳴共同創辦字節跳動。此後至2016年,梁汝波一直擔任字節跳動產品研發負責人,負責早期多個重要產品和業務,包括今日頭條、頭條號、廣告系統和用戶增長系統等。2016年起,梁汝波負責飛書和效率工程,飛書作為一個企業溝通與協作平台,先應用於字節跳動內部,后對外開放。2020年起,梁汝波負責集團人力資源和管理等工作,推動了字節跳動的組織建設和人才發展。過去一年,字節跳動全球員工數從6萬人增長至10萬人。

以下為張一鳴內部全員信全文:

這幾個月,有不少同學問我怎麼從今年開始沒有更新雙月OKR。實話說,對去年關於探索遠景新戰略、研究組織和管理、提升社會責任的三個年度OKR,我覺得都挺不滿意的。所以從新年假期,我就在思考雙月的,一年的,更長期的OKR,如何不僅僅是線性延伸。我有一個不一樣的想法。我決定卸任CEO的角色,放下日常的管理工作,作為公司創始人,聚焦到遠景戰略、企業文化、社會責任等長期重要的事情上去。

我們有幸抓住了時代發展的機遇,基於機器學習技術在移動端和視頻上進行創新與實踐,取得了一些成績。在畢業之後到字節成立之初,我自學了很多東西和思考了許多的問題,比如如何更有效的分發信息,如何把產品和技術結合,如何把公司當作一個產品來改進等。這些思考對字節跳動的創立發展都有幫助,而創業的經歷又豐富和驗證了思考。雖然現在公司業務發展良好,但未來更長時間,我們是否能不停留於此,能夠不只是業務變大,而且變得更有創造力和富有意義,踐行“激發創造,豐富生活”的使命。

持續的深度思考和大膽的想象是創新成果得以實現的基礎。但大家更容易關注商業模式的變化和品牌渠道的更新,很少注意到技術變革已經在醞釀中。只有少數人能夠洞察未來,創造趨勢。現在電動車行業如火如荼,多數人可能記不起來特斯拉18年前就創立了,當時用筆記本電池來做原型嘗試。很多人知道Mac的軟件包管理工具是HomeBrew,但是比較少人知道上世紀70年代,極客們就在HomeBrew Club展示和討論Apple I和其它一些個人電腦原型。虛擬現實、生命科學、科學計算對人類生活的影響都已現黎明之曙光,這些需要我們突破業務的慣性去探索。同時科技對社會的影響也越來越大,我們要持續學習企業如何更好地承擔社會責任。

7周年年會的時候,我和大家分享了《愛麗絲夢遊仙境》中的一個句子——“有時候早餐前,我已經相信六件看似不可能的事會發生了”。我很喜歡思考理論上可能存在,但是現實中尚未發生的事情。我的簽名檔一直是喜歡發獃,我所說的發獃,不是放空,是自己思考一些非常無邊無際和少有人討論的點子。但在忙碌的工作中,越來越多的情況是,很多事情在現實中已經發生,但我並不知道。我感覺過去幾年很大程度都在“吃老本”,比如,在17年之前我還能保持關注機器學習技術的新進展,近三年已經沒有太多學習了,我在頭條、西瓜上收藏了很多專業視頻和文章,但是斷斷續續的閱讀,進展非常緩慢,在技術討論會上也難以跟上進展。

三年前,我跟一些創業者做了一個分享,核心是說CEO要避免一個普遍的負規模效應——當業務和組織變複雜規模變大的時候,作為中心節點的CEO容易陷入被動:每天要聽很多彙報總結,做很多審批和決策,容易導致內部視角,知識結構更新緩慢。所以最近半年,我逐漸形成這個想法,對自己的狀態做一個調整,脫離開CEO的工作,能夠相對專註學習知識,系統思考,研究新事物,動手嘗試和體驗,以十年為期,為公司創造更多可能。同時,公司在社會責任和公益上已經有一些進展,其中教育公益、腦疾病、古籍数字化整理等新項目也持續探索中,我個人也有些投入,我還有更多想法,希望能更深度參与。

與此同時,公司當下還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到更好,我希望有比我更合適的人來改進日常管理,保障公司的健康發展。我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成熟管理者,我也不是很擅長社交,我更喜歡研究組織和市場原理來減少管理,喜歡自己上網、看書、聽歌、發獃。 3月份的時候,我在小範圍討論了這個想法,並提議讓汝波來接手CEO的工作,大家都非常理解和支持,同意了我的提議。汝波是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字節跳動是我和他一起創立的第二家公司了。他在字節跳動陸續承擔了產品研發負責人,飛書和效率工程負責人,集團人力資源和管理負責人等工作。公司創立以來,從採購安裝服務器,接手我寫了一半的系統,重要招聘、企業制度和管理系統建設,很多事情是他協助我做的。未來半年,我們兩個會一起工作,確保在年底時把交接工作做好。請大家支持好新CEO汝波的工作!

幾年前在一次旅途中,我發了個朋友圈說:旅行的部分意義在於時空切換,更容易把主體當作客體, 審視自己和生活本身。卸任CEO之後,在聚焦遠景戰略、企業文化、社會責任等長期的事情之外,我也能更容易從外部視角來觀察公司。在公司2012年的商業計劃書中,我對團隊說,希望大家把創業的過程當作同行去欣賞風景的旅行。希望大家支持我在這旅行中的“旅行”。

一鳴

,張一鳴,梁汝波,字節跳動,首席執行官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