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iness

幣圈網紅用TikTok教年輕人炒幣,但騙局和誤導不少

不少幣圈網紅通過TikTok視頻吸引年輕用戶投資自加密貨幣。據一些人說,其中不乏騙局和誤導。

2020年3月22日,喬爾·戴維斯(Joel Davies)隨眾加入了熱門短視頻平台TikTok。他沒有意識到這樣做會讓他獲得很多錢來改變生活。現年23歲的戴維斯自16歲起就對加密貨幣感興趣。但在巴斯斯帕大學(Bath Spa University)完成學業期間,除了對比特幣進行過少量投資外,戴維斯有關加密貨幣的好奇心一直處於擱置狀態。2019年畢業后,戴維斯回到他父母所居住的南威爾士,通過一份營銷工作有了些許積蓄。閑暇之餘,戴維斯通過TikTok結識了幣圈網紅、現年26歲的丹尼斯·劉(Dennis Liu)。

丹尼斯·劉(Dennis Liu)在TikTok上的網名叫VirtualBacon。戴維斯說:“當我在TikTok上找到VirtualBacon時,就開始更加深入了解和學習如何投資加密貨幣。”在戴維斯看來,在充斥着金錢、騙局和誇張目標價格的幣圈裡,丹尼斯·劉紮實的投資風格和對技術型分析的強調留下了深刻印象。在VirtualBacon的Discord頻道和TikTok視頻幫助下,戴維斯學習了投資加密貨幣的基礎知識,包括如何創建数字錢包和在交易所交易;然後又學習了更高級技能,比如如何分析代幣經濟學和評估公司基本面。一個月後,戴維斯開始了他的第一筆加密貨幣投資。戴維斯說,在一年的時間里,他把最初的約3548美元投資變成了近141930美元。

也許沒有其他任何市場比加密貨幣更容易受到社交媒體的影響。特斯拉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Elon Musk)的一條推文就能把狗狗幣推到歷史最高點,或者讓比特幣價格飆升。一名TikTok用戶只是開玩笑似地創建了一種名為“簡單又酷的自動化幣”(“Simple Cool Automatic Money”)的数字貨幣。結果SCAM在發布一小時後市值就增長到了7000萬美元,目前SCAM市值約為85萬美元。

英國監管機構金融市場行為監管局(FCA)委託進行的一項研究显示,初出茅廬的小散更有可能將錢投入加密貨幣等風險更高的領域,部分原因是這種投資帶來的刺激、新奇和關注度。該研究發現,加密貨幣的人氣很大程度上是幣圈網紅在社交媒體上不斷炒作帶來的。丹尼斯·劉說,由於TikTok有着大量受眾,很多非正式的加密愛好者最近蜂擁而至。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今年4月份進行的一項調查显示,這些幣圈人士接觸到的受眾很可能都是年輕人。調查显示,在30歲以下的成年人中,48%的人說他們使用TikTok,而在30歲至49歲的人群中,這一比例只有22%。根據一些圈內人的說法,在類似於騙局的模因(Meme)幣中,網絡模因被當作金融商品對待,拉高價格並拋售的騙局也很盛行。

“當我開始在TikTok上發布加密貨幣視頻時,還沒有人這麼做,”丹尼斯·劉說。2014年,丹尼斯·劉在麥吉爾大學宿舍里首次嘗試挖掘狗狗幣。2017年,他手頭有了富餘,可以進行一些投資,而加密貨幣無疑是他最了解的投資領域。他說:“這是一個風險更大也更奇怪的遊戲領域,但對新人來說更加公平。”丹尼斯·劉表示說,最受歡迎的TikTok視頻是實時分析比特幣、以太幣以及其他高交易量加密資產的主要價格變化,在這些加密貨幣價格下跌時更是如此。“TikTok上的年輕人通常都是新進投資者,所以這類視頻很受歡迎,”他說。“這不僅僅是技術型分析,也有助於在劇烈波動加密市場中安撫他們的信心。”在發布的視頻中,丹尼斯·劉會通過显示加密貨幣價格圖表或其他信息的綠色屏幕直接對話,這已經成為TikTok上加密貨幣視頻的一種主流展示方式。

還有一名TikTok網名為CryptoWendyO也很火。CryptoWendyO自稱是30多歲的女性,每天發布4到8個短視頻,分析比特幣價格走勢,回答評論中的問題,或者就熱點新聞作出回應。她最受歡迎的視頻瀏覽量超過50萬,視頻詳細介紹了一個被稱為“月亮包”(moon bag)的加密貨幣簡單投資策略。她說:“‘月亮包’策略是,一旦盈利,你就撤出最初投資,然後把最初的投資投入到另一個項目中。”“反覆套利。”

CryptoWendyO表示,她一開始並沒有在TikTok投入多大精力,但BitBoy Crypto帳戶主播本·阿姆斯特朗(Ben Armstrong)鼓勵她加入。BitBoy Crypto是最受歡迎的幣圈網紅之一,在TikTok上有超過260萬粉絲。“TikTok是一個很好的平台,可以在短時間內獲取大量信息,”CryptoWendyO說。“我在TikTok視頻中能看到的信息比在Twitter上能看到的多得多,而且刷TikTok視頻的人更多。”

20歲的盧卡斯·迪莫斯(Lucas Dimos)在TikTok平台上的網名叫區塊鏈男孩TheBlockchainBoy。他說,自己是在2017年從母親那裡第一次聽說比特幣。“我最初入行是為了賺錢,但我能留下來為的是技術,”他的話也是社交媒體上幣圈的常見說法。後來迪莫斯創辦了自己的區塊鏈公司CryptoKnight,開發了一個算法交易機器人,現在運行着一個以相同名字命名的Discord頻道。迪莫斯於2021年1月27日在GameStop股票賣空熱潮中加入TikTok。從那時起,他已經獲得了超過21萬的TikTok粉絲。

加密貨幣交易平台Paxful的一項研究分析了TikTok幣圈網紅髮布的1200多段視頻,發現其中有七分之一的視頻誤導觀眾,鼓勵他們投資加密貨幣,但並沒有明確說明視頻內容不應被視為專業金融建議。這項研究沒有就這些視頻是否有意誤導用戶下定論。迪莫斯說過自己看到過一個秘密付費進行促銷的生態系統。他說:“開發者會找幣圈網紅說,‘我們想給你價值3000美元的代幣。你可以去製作一段視頻,大肆宣傳,然後你就可以賣個好價錢了。’”迪莫斯和CryptoWendyO表示,他們根據TikTok規定,在發布視頻中披露了所有贊助商。丹尼斯·劉沒有回復記者關於賠償和贊助的置評請求。

TikTok拒絕就本文置評。平台規定中有部分內容显示:“我們會刪除那些為了獲得非法利益而欺騙用戶的內容,包括詐騙或竊取資產的計劃。”

迪莫斯和CryptoWendyO均表示自己不碰“模因幣”,因為這些加密貨幣的流行興衰只是因為它們“搞笑”而已,其中的典型代表就是源自表情包文化的狗狗幣。“這種東西加上TikTok的算法,簡直就是上竄下跳,”CryptoWendyO說。類似情況就發生在柴犬幣上。創始人稱這種加密貨幣是“狗狗幣殺手”。隨着狗狗幣的不斷上漲,在TikTok視頻的推動下,很多TikTok用戶抱着害怕踏空的心態蜂擁投資柴犬幣,導致其價格單單在今年5月初就飆升了25倍。隨後以太坊創始人維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以捐款為由拋售了10億美元的柴犬幣,導致柴犬幣和其他幾種 “模因幣” 價格暴跌。

迪莫斯認為,發生在TikTok上的所有騙局——內部人士稱之為“抽毯子”——不僅是在利用新入行的脆弱投資者,也玷污了加密貨幣的形象。他說:“對於像我這樣在區塊鏈行業工作的人來說,現在存在的每一個 “模因幣” 都像是在朝我臉上吐口水。”

戴維斯是VirtualBacon所主管Discord頻道的早期活躍成員,最近其以官方身份加入了VirtualBacon,擔任BaconDAO內容營銷主管。BaconDAO是一個由專家貢獻者組成的社區,每天發布市場分析信息,篩選可投資的低市值“加密貨幣”。此外,BaconDAO可以對丹尼斯·劉所發布TikTok視頻中的話題進行投票、討論或者聊天。雖然BaconDAO還沒有公開上線,但那些購買和持有培根幣的人將獲得BaconDAO的獨家內容。

TikTok讓一批新進投資者接觸到了加密貨幣。但對於幣圈網紅來說,TikTok現在正成為其他在線平台拓寬受眾的渠道。許多幣圈網紅通過TikTok視頻將投資者引流到Discord頻道並收取訪問費用。年輕的加密貨幣投資者似乎特別善變。一年後的2021年3月,戴維斯就對TikTok厭煩了,於是卸載了它。(辰辰)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