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對話“推翻愛因斯坦相對論”的教授李子豐:誰敢跟我來打擂台?

現在相對論里所有的所謂的實驗和驗證都是假的

本刊記者/梁振

“推翻相對論”的說法近日持續引發關注,讓燕山大學教授李子豐處於聚光燈下。6月10日,河北省教育廳在官網發布2021年河北省科學技術獎推薦項目公示通知,公示名單上的項目總計96個,分為自然科學獎、技術發明獎和科技進步獎。《堅持唯物主義時空質能觀 發展牛頓物理學》作為自然科學項目之一位列其中,李子豐是著作者。

李子豐和他“反對相對論”的理論上一次引發關注是在2017年8月。他作為聯合上訴人,與另外兩位民間科技愛好者一起,起訴國內一家科技媒體名譽侵權。他們三位均長期反對相對論,也為此被這家媒體一篇諷刺文章點名。但案件幾經審理,均以李子豐等人敗訴而告終。

燕山大學官網上的李子豐主頁(圖片來源:官網截屏)

基礎物理學並非李子豐的主業。燕山大學的教師個人主頁显示,李子豐自2002年7月至今,在燕山大學車輛與能源學院研究員、博士生導師,研究方向為油氣鑽采工程和油氣井桿管柱力學。李子豐共主持過6項國家自然基金項目、獲得過12項科研獎項,擁有16項獨立或聯合研發專利,獨立或聯合出版過4本專著,均與相對論無關。

但“反對相對論”是李子豐過去十多年熱衷的副業。2006年左右,李子豐單獨或與其他“反相對論者”合著了一系列文章,雖然這些文章並非發表在專業學術期刊之上,但構成了他“反對相對論”的理論體系和基礎。他的核心觀點包括:“物理學源於哲學。哲學是物理學的基礎;物理學是哲學在自然科學方面的發展和量化。物理學研究必須堅持唯物主義、反對唯心主義和神創論。將人們能夠通過各種觀測和感知確認的物理現象和規律,納入科學的範疇。將人們在已有的物理現象和規律的基礎上外延而得到的、但沒有被驗證的預測和設想,納入假說的範疇。科學是確定的、正確的;假說不一定是正確的。只要物理學與哲學發生衝突,二者必有一個存在問題。”此次獎項申報書中列舉的9個“發現點”幾乎涵蓋了他所有的主要觀點。

在國內,像李子豐這樣質疑和反對相對論的民間研究者還有很多。他們曾組織過多次會議活動。2007年,李子豐在燕山大學也組織過類似的研討會,當時參加這次小型研討會的人們還在燕山大學圖書館前拍照留念。

2009年,李子豐曾給時任科技部部長萬鋼寫信,陳述自己關於“反對相對論”的文章。這封信後來轉由中國科協學會服務中心回復。答覆信寫道:“您的文章所涉及的狹義相對論中某些觀點上待驗證”,並且給出兩條建議:“以論文形式投稿到相關科技期刊;通過網絡發表或者翻譯成英文,與全世界科學家進行交流、探討和驗證”。

2018年8月,李子豐曾在中國交叉科學學會第17屆學術年會上作大會報告,主題正是《堅持唯物主義時空質能觀 發展牛頓物理學》。

“民科”一般是指沒有受過科學訓練,不懂科學理論,卻專註於某項科學研究,或者宣稱解決了重大科學難題的人。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員張雙南在2016年一篇題為《張雙南:與想推翻量子力學的少年對話》的文章中曾表示,“民科”在大部分情況下都試圖推翻相對論或者量子力學(相對論和量子力學被認為是現代物理學的兩大基石),因為這兩個理論非常不“直觀”而且違反“哲學”。但物理學以及其他所有自然科學學科是實驗推動和引導的學科,並非依靠純理性思辨就可以完全發展的。

眼下,李子豐和他的研究陷入爭議的漩渦。批評者認為,李子豐的理論觀點大於實質,缺乏科學嚴謹的論證和檢驗過程。而李子豐則依然堅持,有關相對論的研究和論證“都是錯的”,自己沒有錯。他知道自己的觀點在網上引起軒然然大波,但認為不應該上升為人身攻擊,面對這一切,他表示自己“很淡然”。目前,這一獎項申報的公示已經結束,河北省科技廳對項目內容的評審工作還未開始,李子豐的項目是否獲獎還不得而知。

李子豐是燕山大學車輛與能源學院研究員、博士生導師。(本刊記者/梁振 拍攝)

燕山大學坐落於秦皇島市,是河北省人民政府、教育部、工業和信息化部、國家國防科技工業局四方共建的全國重點大學,河北省重點支持的國家一流大學和世界一流學科建設高校。

6月24日,就此次事件中的一些問題,《中國新聞周刊》在秦皇島燕山大學世紀樓的辦公室,與李子豐進行了對話。

李子豐做客訪談演播室。(網絡視頻截屏)

中國新聞周刊:2021年的河北省科技進步獎是你自己報的還是學校報的?

李子豐:我自己能報成嗎?是河北省要評獎了,給各個單位發通知。學校發通知說你們有什麼項目想報獎的就填表。各個老師都是誰有誰填,填完以後發給各個學院,審查完了以後簽字送到學校。學校審完以後,看着有希望的,就報到教育廳。在這個期間要在學校進行公示。然後是教育廳把差不多的,報到河北省科學技術廳,這時候河北省教育廳公示。現在還沒到河北省科技廳公示那個階段。2017年這個項目報過教育部一次,也公示了,但是沒評上。

中國新聞周刊:省里和學校現在是什麼態度?你參評的這個項目現在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

李子豐:誰也沒告訴我,沒任何反應,也還沒什麼結果。

中國新聞周刊:大家認為科學可以質疑但要有依據,你反對相對論的依據是什麼?

李子豐:我的基礎就是唯物主義,你得從這個基礎着手,不能從我信愛因斯坦的公式入手。任何事你別相信別人說的,你都不相信也不行,那就得先觀察,所以說在你沒有發現問題的時候,不要去反對。

我從二零零幾年開始對它就有看法。後來從網上找到愛因斯坦相對論的原文,我就摳原文,發現原文假設錯誤,公式推導錯誤,前後矛盾,結論跟假設矛盾,出現這些問題,還站得住腳嗎?

差不多在2001年或是2002年,我就給《燕山大學學報》投過稿,當時他們都不給發。到後來就等機會。另外這個啥時候合適就啥時候宣揚,不合適的時候你也沒辦法。

現在相對論里所有的所謂的實驗和驗證都是假的。

中國新聞周刊:你的判斷標準是什麼?

李子豐:他們都是聽老師講的。如果你信上帝,我突然在你面前說,上帝不存在,你能接受嗎?好多論證看了也沒用。他們覺得那是證明了的。但誰敢跟我來打擂台?為什麼一個沒來?我發打擂台的號召已經多少年了。誰要是堅信相對論正確,他拿10萬塊錢,我也拿10萬塊錢,就你來主持,誰勝了誰把錢拿走,誰敗了這錢就拿不回去了。可他沒人來啊。

中國新聞周刊:但是你的相對論研究文章沒有經過同行評議,所發表的期刊也並非專業權威期刊。

李子 :我知道。但是那種期刊被把持得特別嚴。同行專家,比如說《物理學報》的評審專家們,都是那些搞相對論研究的。那些人一看,你要推翻我,我還讓你通過?這不可能。我一直在投啊,都撞得頭破血流了。實在不行了,也不能不發啊。就像是,有個比較差的孩子比沒孩子還好。至少我發出來,能存檔,有個記錄。

中國新聞周刊:有人說你在石油勘探領域是專家,在相對論的問題上缺乏專業性。

李子豐:創新不問出身,英雄不論出處。第一個就是別問我是幹啥的,只要有成果就行。還有就是別管我發表在哪個期刊上。相當於“路見不平一聲吼”。我見到不平事,能說的我就說。

中國新聞周刊:外界認為你的觀點的論證過程不夠科學和嚴謹,你怎麼看?

李子豐:你看相對論它夠科學嚴謹嗎?別人老說我是“民科”是吧?為啥叫“民科”?這個相當於說我們不懂,是外行。其實就是埋汰你,不想讓你說話了。現在你的理論跟當前理論不一致或者反對當前理論,你就是“民科”了,就變異成你不懂、外行、沒說話權。

現在的民間科學家,大多數是自掏腰包搞科學研究,有錯的、有對的,但是錯的比較多。這是客觀情況,他沒有資金支持,都是靠自己愛好。

支持相對論的人,包括我們燕山大學貼吧里的學生也說,李老師你可真給燕山大學丟人,我說你是“官科”嗎?他說不是。我說那是你啥科,他說我啥科也不是。我說你啥也不是,還笑我“民科”。好多人就是湊熱鬧,他連“科”都不是,但是他笑話你。

中國新聞周刊:反對者認為“民科”誤導大眾、增加大家對於科學的不信任,你覺得呢?

李子豐:“民科”會出現錯誤,“官科”就不會出現嗎?我這件事,我發表一篇論文,觀點對與錯,這都可以吧?學術問題都可以探討。我沒有犯政治錯誤、經濟錯誤,也沒犯生活錯誤。至於評獎,我論文發表出來了,單位推薦評獎,領導認為合格你就給,不合格拉倒。這有啥,為什麼他們着急跳起來?

中國新聞周刊:現在這件事對你的教學與生活有影響嗎?你怎麼看網上的反對和批評?

李子豐:這一次影響不大,我沒啥可影響的,我都59歲了。

(對網上的評論)我坦然面對,並不惱火,因為這其中有些人是出於一種正義感,但是他們目標正確,行動錯了。因為這個項目申報,各種討論甚至攻擊突然起來了,我一點都不奇怪,很淡然。

,李子豐,愛因斯坦相對論,相對論,物理學,科學,教授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