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國家航天局:火星探測”一步實現繞着巡,二步完成採樣回”

澎湃新聞記者 張靜

為何我國首次火星探測任務要選擇一次任務完成火星環繞、着陸和巡視三大目標這樣的高風險方案?

6月12日,國家航天局在京舉辦新聞發布會,介紹我國首次火星探測任務情況。我國首次火星探測任務工程總設計師張榮橋表示,跟國外相比,我國火星探測起步較晚。在論證時,在與國外還存在着不小差距的情況下,有個基本共識:不能僅僅考慮風險,更要考慮對航天技術發展和科學研究的牽引、帶動作用。

張榮橋表示,去火星的難度很大,到目前為止,整體的成功率50%左右,對於着陸類的任務成功率只有40%多一點,這是客觀現實。

“我們在論證之初就在想,我們探月工程繞、落、回三步走,非常之穩健,每一步都很精彩。”張榮橋說,那麼我國去行星際去火星如何干?這是論證過程中各方研究討論的一個焦點問題。

“當初我們的方案是選擇了一個風險相對較小的,也就是去環繞的方案。但是對這個方案,我們業界的專家,包括我們參与論證的同志卻是又心有不甘。”

張榮橋說,因為跟國外相比,我國起步較晚。在論證時,在與國外還存在着不小差距的情況下,我們的同志有個基本共識:不能僅僅考慮風險,更要考慮對航天技術發展和科學研究的牽引、帶動作用。

載人航天、探月工程奠定了一定技術和設備設施基礎,長征5號運載火箭提供了必備的發射能力,如果沒有長征5號,一次性實現繞着巡就沒有基礎。

“所以有了這些基礎,大家就認為我們 ‘踮踮腳、伸伸手’,一步實現繞着巡的風險是可控的,儘管難度很大。”張榮橋說,因此最後形成了我國火星探測 “一步實現繞着巡,二步完成採樣回”的總體發展思路。

“一步實現繞着巡,意味着研製難度加大,說的白一點,失敗的可能增加了。對我們研製人員來講承受的壓力劇增。”張榮橋表示,好在有黨中央的正確領導、有各級政府組織部門,特別是國家航天局強有力的組織,有航天科技集團、中國科學院,還有發射場和測控的主管部門大力協同,還有探火研製全體人員的努力拚搏、攻堅克難。

“說句白一點的話,就是探火人的爭氣。我們今天成功了,回過頭來看,這條技術路線的選擇是非常正確的。”張榮橋說,整體上更加節省經費,特別是在技術上能實現跨越發展,在較短時間內使我國在行星探測領域跨入世界先進行列。“因此我們講,首次火星探測任務是結合我們中國國情,走出了具有中國特色的航天發展之路。”

,火星,國家航天局,航天,着陸,發射場,火星探測總師說還有更精彩的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