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博納總裁於冬:貓眼、淘票票的服務費太高了,你比國家收得還多嗎?

【文/觀察者網 阮佳琪】

6月12日,第24屆上海國際電影節金爵電影論壇開幕首日,中國電影產業高峰論壇暨開幕論壇在上海銀星皇冠假日酒店舉辦。本此論壇主題為“共圓百年夢·啟航新征程”,邀請了來自騰訊影業、中影集團、北京光線傳媒、上影集團、博納影業、萬達影視等6家國內電影企業的代表,探討中國電影產業如何高質量發展,提出了日後繼續加大主旋律題材作品創作,以及呼籲制定相關措施制止海外盜版盜播中國電影等建議。

論壇上有一幕引發現場嘉賓激烈討論,談及疫情對中國電影市場的影響,博納影業董事長兼總裁於冬現場呼籲國家緩徵三年5%的國家電影事業專項資金。據觀察者網查詢,國家電影事業發展專項資金主要用於扶持國家倡導的重點影片生產、城市電影院的維修改造和對少數民族地區電影企業特殊困難的資助,以及對電影經濟發展有重大影響的重點項目的支持,按照縣及縣以上城市電影院電影票房收入的5%提取。

此外,他還“開轟”貓眼、淘票票等售票平台收取的服務費太高了,表示購票平台服務費比例應該低於電影專資的5%。“不管你的服務費標準怎麼制定,你比國家收得還多嗎?專資國家還回到電影行業了,服務費上哪兒去了?企業拿走了。”

萬達影視總裁曾茂軍和北京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也緊隨其後,大吐苦水稱互聯網營銷平台收取營銷費的比例、影院收取排片費的比例過高。

圖自官方 下同

集體炮轟:平台服務費、營銷費,院線排片費……太貴了!

就“后疫情時代”如何保持電影市場活力,充分釋放電影消費潛力的議題上,上影集團董事長王健兒表示,中國電影市場不應該再局限於600億的票房市場,應該要“出圈”“跨界”,儘快打通影視IP加新消費、加新場景,通過新消費、新場景帶來的衍生收入來反哺IP生產。今後電影不應該是單獨影片之間的競爭,而應該是影視IP所帶來的多面業態的競爭。

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昨天在中國影視資本峰會上提到,影視行業出現了出現非常嚴重的三角債現象,即院線欠發行公司錢,發行公司欠製作公司錢,製作公司相互欠錢,而且製作公司還欠主創人員的錢。他今天重提此事,並強調這是一個普遍現象。

至於市場機制調整的解決辦法,他認為最核心的是要建立一個向內容傾斜的政策體系,具體有四點:首先要改變內容公司的收入結構,不要過度依賴票房,而是應該擴大版權收入,“美國票房收入只佔30%,包括點播、衍生的版權銷售佔60%以上,而我們是八九成來自票房,我們要擴大互聯網版權的銷售,但這其中又涉及視頻網站買價太低的問題。”;其二,要改變票房收入的比例,“中國電影公司拿的是全世界最少的票房分配比例,大概製片方和發行方從100塊錢票房中只能拿到38.5塊,但是整個電影行業最主要的投入都是這些公司完成。”;第三,賦予內容公司更多的市場自主權,“不能像現在這樣網絡電影和院線電影強行割開,這影響了一部分公司的創作能力以及經濟效應。”;第四,稅收政策和補貼政策要向內容公司傾斜,“如果不能使整個行業向鼓勵內容創作的方向去發展,中國電影行業是沒有希望的。”

北京光線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長田

博納影業總裁於冬非常贊同王長田的觀點,他介紹道2020年的內地全年電影票房是204億,2019年是644億,這意味着去年(疫情)使整個行業失去了440億的現金流,中國電影市場處在一個非常艱難的時刻。

他提出了兩點建議,其一是希望5%的國家電影事業發展專項資金能免征三年,讓行業休養生息,讓600億票房的30億回到行業里來。“2020年我們是免征了8個月,從1月1日到8月31日。湖北因為疫情嚴重,所以湖北的電影院免徵到12月31號。我們復產的時間是7月23號,相當於只免征了一個多月加上春節前的不到一個月,力度太小了。我們不是不繳,等行業好一點我們繳的更多。”

另外,他還提到了一個行業痛點,就是貓眼、淘票票等售票平台收取的服務費太高了,有些影院被收8%、10%,甚至更高,比電影專資的比例還高,而且在行業這麼困難的情況下還提高服務費,甚至高於2019年的平均水平。他希望能有改變,最起碼別超過5%的電影專資。“不管你的服務費標準怎麼制定,你比國家收得還多嗎?專資國家還回到電影行業了,服務費上哪兒去了?企業拿走了。”

博納影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創始人、董事長兼總裁於冬

萬達影視總裁曾茂軍提出的五個建議中,頭兩個和於冬相似,第一是調整電影票房的分賬,尤其是順序,不能先分服務費;其次,呼籲國家層面給予行業補貼,譬如稅收等。

此外,曾茂軍還提出了開通IP銀行,將IP抵押后給予文化企業優惠貸款的建議;第四,希望國家能從所收取的5%專資拿出部分用於扶持青年電影創作者;第五,呼籲推出一個機制對營銷費用進行控制,他表示目前幾個主要的互聯網公司營銷平台在熱門檔期時收取高額營銷費用,“平時我們宣發一個片子(營銷)要三五千萬,但春節檔就可能是1.5億,2個億起,差異非常大。”

萬達文化集團總裁兼萬達影視集團總裁曾茂軍

於冬和曾茂軍集體開轟以貓眼、淘票票為首的售票平台,而巧的是,王長田的光線恰好是貓眼的控股股東。對於服務費問題,王長田解釋稱,光線只是控股,並不參与貓眼的經營,但他表示貓眼收到服務費也是分了三份,購票平台收一份,售票軟件收一份,第三部分則是院線,不是貓眼全拿了。

不過他對影片發行中的一些支出費用也是一肚子苦水,跟着炮轟影院收取排片費的問題。他說春節檔期間,一部熱門影片光給影院的排片費就上億。

近30多部影視作品獻禮“建黨百年”

今年正值中國共產黨成立百年之際,6家影視公司紛紛使出渾身解數,創作了近30多部影視劇獻禮“建黨百年”。

中影集團今年將陸續會有10部相關主題的影片上線,除了五一檔已經播出的《懸崖之上》,以及《我和我的父輩》,抗疫片《在武漢》(暫用名)、災難片《無限深度》(暫用名)。

北京光線規劃了11部影片,其中主投的兩部,一部是講述李大釗就義前兩年的經歷的《革命者》,由管虎監製,徐展雄導演。另一部是講述抗美援朝冷槍冷炮運動中,中美狙擊班對決的《狙擊手》,由張藝謀導演,張譯主演。

《革命者》宣傳照

上影集團今年除了和騰訊等共同打造的《1921》,還有介紹《共產黨宣言》中文版全譯文翻譯者陳望道先生的《陳望道》,以及一部講述黨的十八大以後上海都市青年奮鬥歷程的影片。

繼2019年的“中國驕傲三部曲”(《中國機長》《烈火英雄》《決勝時刻》),博納影業今年即將推出“中國勝利三部曲”,分別是聚焦武漢抗疫時期,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的《中國醫生》;講述隱蔽戰線,地下黨諜戰影片《無名》,下月在上海開機,預計在年內公映;以及講述抗美援朝的《長津湖》,由黃建新任總監製及編劇,陳凱歌、徐克、林超賢聯合導演,吳京、易烊千璽領銜主演,段奕宏特別主演。於冬透露,《長津湖》是中國迄今為止投資規模之最、製作規模之最的影片;此外,香港導演爾冬升也正在內蒙拍攝《海的盡頭是草原》,影片以“三千孤兒入內蒙”故事為原型。

《長津湖》宣傳照

萬達影視推出的兩部電影和兩部電視劇都聚焦普通人奮鬥歷程。電影方面,一部是反映武漢抗疫的《沒有一個春天不會來臨》,由陳道明總策劃,黃渤兼職;另一部是《我的父親焦裕祿》。電視劇方面,一部是前陣子已經播出的講述中國火箭軍故事的《號手就位》,另一部是正在拍攝的《你好醫生》,由楊冪和白宇主演。

而對於“建黨百年”這樣的時代命題,如何發掘多樣題材,製作觀眾喜歡看、感興趣的主題電影,各家也都對此有着相似的見解,幾乎都提到了“真實”“嚴謹”等關鍵詞。

上影集團董事長王健兒表示,最近幾年主旋律電影越來越得到市場的認可以及觀眾的接受, 他認為這其中至少有兩條內在的規律,其一是“時代性”,其二是“真實性”。他表示,很多主旋律影片反映的是歷史劇、年代劇,但是不代表100年前的人物故事沒有時代性。恰恰相反,有一些人物身上所折射出來的精神價值觀,在當代依然有強大的共鳴。此外,電影是造夢的藝術,需要有藝術的真實表現。不光是表演的真實,還有場景、氛圍的真實,才能夠把觀眾代入到相應情景。他還表示,相信隨着行業的不斷實踐,中國的主旋律電影會拍得越來越好,會呈現出較高的藝術價值和商業價值。

上海電影(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上海電影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健兒

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補充道,主旋律電影不過是在人物、題材、故事等方面有所指定,它不是一個任務,而是一個創作契機,一個把自身理解和態度放到這種特定題材上,並將其做好的契機。他認為要做好這件事,一是找到最合適最好的創作人員,舉例稱張藝謀、管虎等是中國電影的“中堅力量”“最強電影人”;二是必須創新,打破套路,不然一個空洞、陳舊、說教、沒有感染力的影片,觀眾根本就不願意去看,沒有好的市場收益,就很難形成良性循環。

他還透露,未來5年內,光線傳媒計劃拍攝50部主旋律題材、主流題材的影片,預估至少需要150億到200億的投資,如果製作出的電影不能讓觀眾滿意,那這些影片的拍攝將難以為繼。

此外,中影集團傅若清還提到,無論是主旋律影片還是商業電影,要做好的話,創作過程中要重視影片的藝術屬性,製作過程中要把控它的技術屬性,尊重產品呈現中的商業屬性。

中國電影集團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中國電影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長、總經理傅若清

中國電影要走出去,但不急着走出去;不光要走出去,還要走出去“護”

“中國電影如何走向海外市場”是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萬達影視總裁曾茂軍認為在後疫情時代,全球電影院缺電影,對中國電影來說是個機會。但他也表示要有更多的電影走出去,也就意味着在內容創作方面要更有寬容度,要用世界的語言來講述,走出去才更容易被全球接受,呼籲創作者和相關部門增加對電影內容的寬容度。

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則認為目前中國電影走出去不能強求,不要急躁。他認為中國文化也好,中國電影也好,走向海外的前提是,中國產品、中國製造、中國服務能夠先走向國際。他說,文化向來是為產品、服務做後續推動的,是營造氛圍的,是創造好感的,但不是主導的,它沒法作為一個獨立個體去打開市場。現在有些地方,中國製造、中國服務的勢頭很好,很適合中國電影去做更积極的推動。但那些市場根本打不開的地方,他認為過於急躁的推動不一定有好的效果。

中影集團副董事長傅若清對此非常贊同,表示文化差異不是我們主觀臆想說想讓別人接受就能接受的,但如果中國服務、中國製造走出去,並且走紮實了,那中國文化隨着它們也能帶出去。他透露,中影集團近兩年在電影放映系統上推出不少新技術,隨着技術推進,服務跟上,那麼可能中國的文化產品也能隨之出海。

博納影業總裁於冬最後又補充道,中國電影走向海外還有一個問題需要引起高度重視,中國電影海外盜版盜播嚴重。“你在中國網站盜播一個美國電影試試,各種舉證各種鎖定關鍵證據來告你。但我們辛辛苦苦拍的中國電影在很多地方免費播放。舉個例子,我們這邊《哪吒》剛上,倫敦留學生最愛的一個網站已經有了,剛上線一個月已經有80萬的播放量了。可見我們不是沒走出去,我們走出去了,可我們沒收到錢。”於冬認為,行業在這方面的知識產權保護上沒有任何措施,甚至沒有訴訟渠道和機制。

,於冬,博納,票房,電影,貓眼

You may also like